新吕氏春秋网
  首页  ┊ 吕氏 ┊ 华东 ┊ 华南 ┊ 华中 ┊ 西南 ┊ 华北网站建设首页
  首页 - 吕氏  
 
 
华中 .吕亚臣
发布时间:2010-3-17 13:43:42  浏览:2844

 企业在细节之中

      吕亚臣即使成为了上海电气集团高管中的唯一一个全国人大代表,他也直言不讳地调侃,自己是地道的农民,出生于东北贫困农村,因此很爱精打细算。
    据说,在上海重型机器厂(以下简称“上重厂”)工作期间,吕亚臣有个小本子,办公桌上有台计算器,从他那能查得到千百样备品、材料和办公用品的价位。而且他很喜欢畅谈一些高管们都“不屑”的“家常琐事”,比如上重厂采购手套,在他当老总之前都是按3元一副从商店采购,但他亲自把关后,只花一半的价格就从自由贸易市场采购到同样的手套,以前企业产品包装所用的竹胶板每张53元,他通过市场调查后,采购价降到了每张仅26元。“一张少花了20多元钱,这一项每年就能省下好几十万元。”吕亚臣乐呵呵地说道,像是做了一笔大生意。
    乍听这些,多少会让人匪夷所思,这样看似颇有“小农思想”的老总凭什么使上重厂起死回生?更让人惊奇的是,上重厂并不像农民做小买卖那样小买小赚,而是坚持研发生产出高利润高技术的产品,使企业连续多年翻番增长。2007年初,上海电气集团以上重厂为基础,组建了上海电气重工集团,之后吕亚臣成了上海电气副总裁、上重集团总裁,掌管着“核电、大型铸锻件、造船配套件”三大上海电气关键产业。
    回顾近9年来在上海的打拼经历,吕亚臣直言有太多的小故事,几天几夜都讲不完。记得海尔集团总裁张瑞敏曾谦逊地说过,“把每一件简单的事做好就是不简单,把每一件平常的事做好就是不平常。”吕亚臣应该颇有同感吧?

东北人转战上海

    2000年之前,吕亚臣一直在东北生活。他于1982年从东北重型机械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中国一重集团工作,之后历任一重工艺员、科长、处长、副总工程师兼生产长、常务副总经理。
    或许,那时吕亚臣并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离开东北,扎根上海,但命运就是这么安排的。
    资料显示,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上重厂因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万吨水压机而名扬四方。后来与上海电机厂、上海锅炉厂、上海汽轮机厂并称为“中国动力工业之乡”——上海闵行工业区的“四大金刚”。然而,在进入市场经济之后,由于诸多原因,上重厂逐渐走到了破产、解体的边缘,连续10多年每年亏损三四千万元,潜亏达五亿多元。
    据说,上重厂穷得出了名,当地人就按谐音叫成“穷人厂”。在上海这么繁华的都市中,员工每天上班“六出六进”(早晨6点出家门,傍晚6点进家门),可月收入还不到600元。长期的窘境逼急了员工们。有一天,一帮员工竟然在办公楼里围住当时的厂长、党委书记,推拉着架到楼下,最后弄到了电瓶车上,并被“责令”回答工人们的提问。
    其实,在1990年代,上重厂已经换了多个一把手,希望能挽救企业,但都事与愿违。另一方面,上重厂作为国家装备工业的王牌企业之一,国有资产是不能从这里退出的。搞又搞不好,退又退不出,让上级单位上海电气集团犯了难,“该把上重厂这个国家的宝贝疙瘩交给谁呢?”
    最终,上海电气盯上了当时远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担任一重常务副总经理的吕亚臣,那时北京重型机械厂也正想挖他出任一把手。
    “一重是国内最好的重型厂,如果一重的领导过来管不好上重,那就真的治不了了。”上海电气孤掷一注,开出了更宽裕的条件,承诺立即解决吕亚臣及家属的户籍和居住问题。那时,吕亚臣的一对可爱龙凤双胞胎正要上初中,出于对下一代教育的考虑,四十不惑的吕亚臣爽快地决定了南下。
    但一到上重厂,吕亚臣也同员工们一样遭受了社会的偏见。为了提高产品质量,吕亚臣决定先要安抚好引进的技术人才。于是,他兴冲冲地去为这些技术人才买房。结果售楼员一听是上重厂来买房,一张笑脸立刻拉长了,向吕亚臣连连摇手:“你别搞错了吧,上重厂马上要关门了,还买什么房?!”
    员工们对吕亚臣上任一事也不再抱有希望,甚至传出了这样的话,“别说从东北调个把人来,就是从天上调神仙来,这厂也搞不好!”   
    吕亚臣当然并不这么看,当他第一次到上重厂考察时,他就很想不通,在上海这样的风水宝地,具有一千多亩土地的上重厂怎么会养不活自己呢?初到工厂遇到的冷落,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挑战心,经过三天三夜的冥思苦想,吕亚臣决定,即使是匹死马,他也要将其医活!

穷人管理法

    “有没有活干,是我的问题,但能不能干好活,是你们的事。”吕亚臣郑重地对员工做出了承诺,他决定多拿订单,使企业正常运转起来。
    据知情人士透露,吕亚臣似乎天生就具有良好的市场感觉,在一重当普通员工的时候,他就时常利用业余时间揽外活,承担发挥自己专业特长的项目,赚的外快比他的工资还要多。或许正是这样的经历,让吕亚臣坚信,上重这么好的平台肯定能拿得到订单。
    事在人为。
借助他多年在东北地区的人脉资源,他很快到东北组建了一个销售公司专门接生产合同,用一笔一笔的合同定金和进度款,每月分两次给工人们开了工资。不到半年,这家销售公司接了2亿多元的合同。慢慢地,厂里的资金形成了“流”,付不起电费,发不出工钱,筹不到生产资金的窘境逐步化解了。   
    上重厂开始恢复了正常的生产景象,而吕亚臣也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企业内部管理问题上。
    “企业里遍地是黄金、到处有浪费。降低成本是国企永恒的主题。”这是吕亚臣多年工作的总结,对于上重这样濒临破产的老国企更应该尽量节省。于是,吕亚臣决定从降低成本开始抓起,从买手套、采购材料等几乎所有的环节,他都要亲力亲为,尽量做到成本最低化。
    据了解,1950年丰田公司陷入经营困境,催生了“彻底消除浪费”的朴素理念,从而形成了丰田生产方式TPS。丰田专家自称,TPS是一种“穷人管理学”,核心逻辑是,“无止境地降低成本!而持续降低成本的关键,是无止境地排除浪费!”,因此也有专家称,“丰田的利润是省出来的!”
    多年来,国内掀起了一股又一股的像丰田学习管理的浪潮,想必吕亚臣也早有耳闻。不过与国内很多企业直接照搬或引进TPS的做法不同,吕亚臣确确实实地从企业诸多细节中降低成本,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穷人管理法”,该省下的一分钱都不能乱花,大账精算,小账细算。
    据上重老员工介绍,吕亚臣不是一个习惯泡在办公室里的厂长,一有时间他就往车间跑,一天最多能跑五六次,因此,要是工人们几天见不着厂长,那他准是出差了。他喜欢在机床边与工人们说说话,从中发现生产、经营中的许多问题,还能知道仓库里的备品备件和各种材料,多了什么,短了什么。
    比如,之前上重厂产品都用木材包装后交货。吕亚臣来厂后,提出改用竹胶板包装,省下了一半费用。之后又要求所有物资都比质比价招标采购,能用直销方式的,就不通过中间商。上重厂每年仅竹胶板一项就省下了300多万元。   
    厂里一年生产磨煤机500多台,机上配件磨锟头是个大家伙,七八吨重。吕亚臣经过精确计算,提议将锻焊结构改成铸件结构,工艺一改,质量不变,一年却能省下3800多万元。   
    “这样的降低成本法并不是所有的老总都能做到的,首先需要老总的专业水平很高,还有对市场价格很敏感,才能对备品备件和各种材料的利用心中有数,对价格了如指掌。”吕亚臣毫不谦虚地说道,“我对成本控制这块很感兴趣,在这方面可算是个专家了,上重的几乎所有采购项目的成本我都很了解,谁也骗不过我。等我到退休时,就去当个大企业的成本控制顾问,哪个项目成本降低了,可以给我提成……”
    但可别认为吕亚臣光想着如何节省成本了,他同时也很会为员工花钱。当吕亚臣发现工人们顶着车间里三十七八度的酷暑高温工作时,立即批出一笔钱,为每个车间休息室装上了空调。厂里经济稍有宽裕,他又批钱租来22辆空调大巴,每天接送工人上下班。而当时他厂部的办公室还没有空调,办公桌都是近半个世纪的“杂牌桌”。之后,上重又建起了员工食堂,采用窗口承包的机制,对外面的小餐馆招标,并且每年一次。由员工每年给小餐馆打分,如果不合格的话就会被淘汰。因此,上重的食堂既实惠又好吃,中标的小餐馆为了能继续经营,只能想方设法,提高饭菜质量、更新菜谱。“即使是山珍海味,每天吃也会腻,所以对于员工食堂来说,最重要的是新鲜、菜谱多样化,而不是光装修得很豪华或菜价越贵越好。”吕亚臣如是说。正是这样一件件看似简单的小事,使员工越来越钦佩吕亚臣,有员工评价说,“吕总管企业就像管家庭一样。”

上重棋局

    但是经营好一家企业可不像经营好一个家庭这么容易。两千多名员工的上重要想过上好生活,还得市场说了算。具有良好市场感觉的吕亚臣是深刻明白这一点的。在利用已有资源多拿订单的同时,他也开始探索新的市场增长点。
    2002年,抓住国债项目的实施,上重厂组建了船用曲轴项目公司,以改变船用曲轴长期来依赖进口的状况。
    据了解,在国际造船领域,曲轴是最稀缺装备之一,一般造船企业都要提前2年订货,而船东在造船合同签订之前,首先关心的就是曲轴的供应。过去仅有日本、韩国、捷克和西班牙能生产船用曲轴,国内还是空白。选择进军船用曲轴,吕亚臣是有充分理由的。他评估过,上重厂利用资源完全能做得了船用曲轴,另外,擅长成本控制的他已经预估到了船用曲轴的潜在利润。“在决定研发某项技术之前,我们都要算好这个技术研发出来能否赚钱,能赚到多少钱,企业当然要追求利润最大化。”吕亚臣如此解释。最终,上重厂选择了与上海电气中央研究院、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大、沈阳铸造研究所一道进行联合攻关。第一根曲轴的研制花费了4个月,投入科研经费1500万元。尽管在试制曲柄的时候,曾出现60%试验品报废的情况,但研发团队仍坚持不懈,终于在短期内实现了技术突破。
    2005年1月31日,中国第一根船用大型低速半组合柴油机曲轴在上重厂下线。据说,原机械工业部副部长陆燕荪闻讯,兴奋地称之为“中国争气轴”!另外,此举也让曾经喊出过1.2亿元天价合作费的外国曲轴制造商把价格降到2000多万元。从此,船用曲轴成为了上重厂的一大业务,之后,武汉、大连等地的企业也纷纷上马曲轴项目。但吕亚臣并不满足于此,他一眼瞄上船用曲轴的同时,另一眼还盯上了核电。从2005年底开始,国家加速核电建设。那时起,上海电气也开始了核电规划,决定斥巨资60亿元打造临港工业基地。按照上海电气的计划,未来的临港基地将是整个上海电气重型装备新的技术集聚区、产业集聚区。2007年组建的上海电气重工集团正是临港基地的重头戏。10平方公里的总体规划区域内,有着重工集团的曲轴项目、核电堆内构件项目、核电起重运输设备项目和二期曲轴项目。
    据了解,目前临港基地建设已初具规模,再加上原先上重厂闵行基地的热加工扩能改造基本完成,上重集团逐步形成了核岛、常规岛、控制系统、核电材料、辅助设备的核电产业链。上重去年在手的核电核岛主设备合同金额超过了100多亿元,正在重点跟踪的项目可望获得超过70亿元的订单。
    在金融危机影响下,很多企业都感受到了寒意,但吕亚臣却是信心满满。他表示,“上重集团成立之初就确立了三项任务,核电、大型铸锻件、造船配套件。这三项任务都将成为国务院近期出台的‘十大产业振兴计划’的受益者,有助于刺激装备制造业加快自主创新,摆脱进口依赖,推动产业结构升级,金融危机给了企业一个调整产业结构的机会

 
上一篇:吕祖堂
下一篇:新吕氏春秋
 

 
 
以下留言只代表留言人个人观点
 



此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留言人:
内 容:
验证码:  
  注:以上均为必填项目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还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互动交流  
 
·您好吕主任:我是山东的吕氏
 
     
  地址:解放路海创广场     邮编:441000     电话:13507274107       
  网址:wzjs.xysww.com/use.asp?id=218